中美貿易正面衝突的觀察與可能發展

  • 資料來源: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9年第18期(3451期)
  • 更新日期:2019-09-12
分享到 Facebook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Line print

中美第12回合貿易談判雙方無功而返之後,美國除了將3000億美元中國大陸貨品加徵10%關稅部分項目推遲至12月15日實施之外,特別延長華為公司臨時許可證明有效期間90天,讓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美貿易談判氛圍似乎有所轉圜餘地之同時,令人意外的是,8月23日中國大陸突然主動宣布針對原產於美國750億美元的進口貨品加徵10%、5%不等關稅,分別自9月1日、12月15日起實施,而且恢復加徵美國汽車進口關稅。
中國大陸採取無預警實施報復性加徵關稅,美國總統特朗普聞訊之後怒不可遏,馬上提高輸美陸貨關稅進行反制,包括:之前2,500億美元中國大陸輸美貨品已加徵25%的關稅,從10月1日起將稅率提高為30%,以及原訂從9月1日起對其他3,000億美元陸貨加徵10%的關稅,將稅率提高為15%。此外,在推文上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直指為「敵人」,揚言美國並不需要中國,沒有中國將會更好,甚至命令「美國企業早日撤出中國、回國生產」,頗讓國際社會對雙方達成共識簽署「協議」之期待,更加渺茫。
回顧去年3月以來迄今,可以發現中美貿易摩擦過程,都是美國先行點燃,中國大陸則是因應提出報復方案;相對此次則是中國大陸主動宣布加徵關稅,頗讓美國感到難以置信。在此,檢視此次中國大陸所課稅的多數貨品早已加徵,再度提高5-10%,其實真正受到衝擊有限;不過,其背後卻又存在頗特殊之意義。其中,汽車與汽車零件為美國輸出中國大陸的重要貨品,其對汽車相關產業發展的影響極大;黃豆、牛肉、豬肉與原油是衝擊支持特朗普的農業州及礦業州,其對特朗普尋求連任爭取選票之威脅甚鉅。
儘管,8月2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出席法國所舉行的G7高峰會議,在回答國際媒體提問:「是否針對最新關稅行動調整之前做法」時表示,將會「重新考慮」對中國大陸提高關稅採取的威脅行動。但是,白宮發言人Grisham馬上針對特朗普談話提出解釋:「特朗普總統做出肯定回覆,因為後悔沒有將關稅稅率調整至最高」。從這些訊息中似乎顯示,中美貿易衝突發展迄今,並未有所緩和,反而持續陷入更加惡化狀況。
面對中美貿易爭端持續未歇,甚至情勢轉為急劇惡化之下,雙方安排於9月舉行的第13回合貿易談判是否能夠解決彼此歧見順利達成共識,誠屬難料。但是,此意味著,未來除非華府當局必須選擇稍微退讓,否則北京當局不願在美國無限不斷壓力下委屈求全。然而,更加令人探究的是,中國大陸為何於9月中美貿易恢復談判前,突然轉變為強硬之態度?筆者認為中國大陸在談判策略與時機上,或許可以將其考量的因素歸納如下:
首先,中國大陸針對中美貿易爭端已經轉變其因應策略。亦即中國大陸從過去期待透過談判取得諒解的構想,調整為長期抗戰之思維,在策略上除了激發愛國主義之外,形塑美國貿易政策不利全球經濟發展氛圍,致力顯示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矛盾,以及美國社會與華府之衝突。另一方面,則是靜待中美情勢可能轉變,包括:美國經濟狀況、川普選情等,利用時間拖延取得空間,讓正在調整結構的中國大陸經濟順利轉型,同時持續維穩增長。
其次,中美爭端已經從貿易擴及至科技、貨幣,甚至涉及國際政治關係等各個層面。舉例來說,最近美方對中方的華為等5家電訊設備、系統與服務科技企業,依據其2018年所公布的《國防授權法案》實施科技出口管制,其實已經充分說明中美貿易衝突並非僅是單純的經濟角力層面,而是已延伸至更加複雜的國力競爭層面,包括:一帶一路、印太布局,以及南海、朝鮮半島等問題,顯示未來中美關係將會逐漸朝向日益多元、分歧格局。
再者,則是中國大陸貿易談判策略開始轉守為攻。從陸方談判代表提出達成貿易談判的主張,包括:美方解除華為管制、雙方取消全部懲罰關稅,以及談判文本重視「中美應該秉持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精神,本著善意和誠信」等三大先決條件之中,已呈現出中國大陸希望在中美貿易談判上爭取主導權或話語權。亦即中國大陸在對美貿易談判策略上,從之前略顯模糊不清的回應模式,調整為更清楚地顯示在貿易談判中的積極訴求,以獲致公平合理之待遇。
從上述最近以來中美關係轉為正面衝突的背景進行觀察,很顯然地可以發現雙方貿易爭端已經更進一步升級;不過,其中幾個發展趨勢,卻又值得吾等加以重視,包括:
其一、中美貿易爭端全面展開延伸形成國力競爭。中美貿易開始摩擦僅是以相互實施加徵關稅的貿易戰,隨著衝突層面日益擴散,從美國對中國大陸華為與中興通訊關鍵零組配件出口的管制,至美國對中國大陸要求禁止補貼「2025中國製造」計畫相關產業之發展所衍生的科技戰。接著,則是美國指控中國大陸因為能抵銷提高關稅衝擊,而放任人民幣匯率貶值,使得人民幣貶值兌換美元破七心理關卡,曾經跌破7.15元,創下11年半以來新低,使得國際社會預估人民幣匯率於今年年底時恐將跌破7.20元,明年下半年度甚至可能更進一步跌破7.30元;同時,在人民幣匯率破七的同日,美國財政部再將中國大陸正式列入匯率操縱國家所延伸的貨幣戰。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中美除了上述經濟層面衝突之外,雙方已經更進一步針對香港、非洲、伊朗、北韓、一帶一路沿線及南美等國家進行地緣政治角力所形成的外交戰。至於未來可能發展動向方面,預估兩國在全球金融秩序、資源儲存、軍事武力與技術標準等領域上,雙方將會因為了發揮其影響力道,而難以避免導致更嚴重的糾葛。
其二,中美貿易衝突陷入長期抗戰進退兩難格局。去年中美兩國引發貿易爭端之初,許多學者專家普遍認為,若全球G2貿易爭端持續未歇,則勢必傷及自身經濟;尤其美國對中國大陸的貿易逆差是屬於雙方產業結構的問題,在短期內根本難以圓滿解決,其最後結果將會因美方急欲達成減少貿易逆差政治宣示,而中方則是在部分條件讓步下達成協議。
然而,如果以目前的狀況來看,不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毫不讓步,反而擴大報復關稅範圍,大幅提高加徵關稅稅率,甚至在中方進行制度改革前,美方恐將難以罷手。面對美方不斷要求威脅下,中方應該了解在明年美國選舉前難以取得結果,加上經濟面對保六(經濟增長達成6%)挑戰,其實從五月起開始轉為主動態度,不但推翻部分雙方已達成的談判內容,甚至主動對美輸陸貨品加徵關稅,顯示中美貿易衝突陷入長期抗戰進退兩難格局。
其三,中美貿易糾葛促使中國產業技術自主發展。隨著全球化、自由化發展潮流,各國依據自身條件發揮其比較利益,建立國際產業分工體系,中國大陸則是因緣際會憑藉其條件逐漸發展成為全球最大贏家,早已奠定世界工廠地位。因此,面對美國採取關稅報復及科技封鎖之下,雖造成中國大陸部分跨國製造廠商外移,導致全球供應生態解構重組,讓中國大陸既有的世界工廠地位略為產生動搖,但此一衝擊反而促使中國大陸積極投入推動產業技術自主發展,從產業末端的組裝,至中游關鍵零組配件之發展,朝向上游材料研發,希望逐漸擺脫對外商(尤其美商)的依賴。
舉例來說,儘管美國政府要求Google禁止提供華為使用安卓(Android)操作系統,但是最近華為發表自身所研發成功的鴻蒙作業系統,以替代Google的Android系統斷炊,同時在最短時間內上場使用,其技術自主表現,頗讓美國感到意外。此外,美國政府要求高通晶片停售華為,華為馬上宣布將研發之中的備用晶片,在最短時間內加以替代。很顯然地,從華為鴻蒙系統或晶片的研發成功,相信中國大陸在14億人口市場規模作為基礎下,將鼓勵中方積極發展自我的科技標準,進而讓自身推出的技術標準商業化、標準化,並不困難。
若從上述初步觀察中美引發貿易爭端迄今針鋒相對過程之中,或許可以預估雙方貿易談判已延伸成為一場國力之競爭,雙方在短期內恐將不易達成協議。在表面上,雖特朗普似乎對此場貿易衝突的最後可能結果充滿信心,不屑中國大陸所採取的反制措施;但從國際社會的分析卻又認為,中國大陸反制措施所可能造成的三大影響卻又是特朗普無法忽略之挑戰,包括:
第一,中國大陸此次在美股開盤前宣布加徵關稅措施,造成美股受到衝擊,8月23日美股重挫,道瓊指數狂瀉逾623.34點、跌幅達2.37%,標普500指數下挫75.84點、跌幅為2.59%,那斯達克指數大跌239.62點,跌幅更是高達3.01%。由於特朗普高度重視美股表現,此舉將會對其政策帶來壓力。
第二,中國大陸加徵關稅貨品早在去年已經加徵,雖此次加徵關稅實質衝擊有限,但將會促使進口價格略微上升,無形之中因可能衍生市場需求再次減少而影響其對中國大陸之出口銷售數量,如此一來,勢必導致美國農業州及礦業州選民不滿。
第三,中國大陸恢復加徵美國汽車進口關稅,將會使得美國汽車在中國大陸上銷售受到影響,已無疑地讓去年市場表現不佳的美國汽車產業雪上加霜,最後可能逕向政府及國會提出抗議。
由於特朗普需要競選連任,無法對選民或廠商的意見視而不見。其實,從最近美國許多民意調查中顯示,特朗普在移民、健保、外交政策與槍枝管控等重要議題上,迄今沒有良好表現;其中,美聯社和美國民意研究所公共事務研究中心(AP-NORC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s Research)22日發表從8月15至19日民調結果顯示,有62%的美國民眾並不滿意特朗普整體表現。再者,特朗普在政策上反覆立場,無形之中削弱美國對外談判能力;尤其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所秉持的「美國優先」政策,不但降低美國和全球各地盟邦的信任,甚至逐漸難以調解其盟國之間爭端,例如最近日韓貿易衝突所引發的緊張關係。
在此同時,雖中美貿易爭端已呈現出劍拔弩張格局,若以目前情勢來看,雙方似乎尚未真正進入摩擦高點,仍是保留許多自我保護武器;但國際社會擔心的是,未來是否導致雙方更進一步形成長期對立之勢,如果最後被迫祭出自我保護武器,此對已脆弱不堪的全球經濟,恐將造成致命一擊。畢竟,G2規模已經左右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一旦其貿易衝突持續延燒,未來除了傷及中美兩國自身經濟增長表現之外,恐將造成全球經濟隨著步上沉淪之路,其所帶來的嚴重後果,不容小覷。誠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經濟學家 Chetan Ahya 研究,貿易壁壘接近可能衝擊全球經濟,預估全球經濟在 6 到 9 個月內,恐將陷入衰退。

(香港「經濟導報(Economic Herald)」,雙週刊,2019年第18期(3451期),香港經濟導報社,2019年9月11日)

戴肇洋(台灣省商業會顧問、現代財經基金會顧問)


財團法人現代財經基金會 10682台北市大安區敦化南路二段77號20樓之三
© 2011 www.ctdf.org.tw